【筆記】克魯曼:我們正從「大賣空」來到「大騙局」



還記得《大賣空》這本書嗎?為什麼只有那麼少的人,敢真下注、賭泡沫爆破的那一天?

主要原因,我想是因為「不信」──不信市場真的會如此大規模誤判。雖然確鑿證據顯示房價已經失控,很多人仍然「不信」房價會如此失控。既然專家們都說市場沒問題,很多人自然也「不信」專家會錯得如此離譜。


但真的,市場真的會錯得很離譜,就像現在的加密貨幣。上個月,穩定幣Terra崩盤,180億美金蒸發,很多人賠光了畢生積蓄。


而我們實在沒理由相信,穩定幣有什麼存在的道理──一邊說要與傳統金融脫鉤,一邊又回頭與傳統金融連結。但如果你說加密貨幣make no sense,馬上就有很多人「不信」──明明市值曾高達三兆美金,明明很多人賺到錢,明明知名商學院還開區塊鏈課程,明明很多市長還爭相成為「加密貨幣友善城市」。


當一種「資產」有這麼多人吹捧,有這麼大的政治影響力,你很難相信,這種「資產」一文不值。如果你問我,我會告訴你,我們正從「大賣空」來到了「大騙局」。




 

克魯曼專欄原文


延伸閱讀

7 次查看

相關文章

文/蔡鴻青(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) 最近讀完《師父的最後修練:創業者如何預見圓滿終局》,書中述說多位經營者將自己一手創立或管理的企業,交棒出去,然後自己永久離開企業的故事,心中非常感慨。 台灣產業界發展到今天,經營者如何「退場」,已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。不論是將公司出售,或是交班給第二代或專業經理人,很多企業都已到了不得不理解、面對與決定的時刻。如果提早規劃,也許會有較理想的退場機會,要是起步太晚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