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子

我常陪孩子睡覺 一邊陪,心裡常一邊想: 我像孩子這麼大的時候 爸爸在幹嘛? 有陪我睡、陪我聊天嗎?


當然沒有

那個時代的爸爸 才不會陪孩子睡覺 我記憶裡的睡前 爸爸不是外出喝酒 就是在家打著赤膊躺在地上看小說


但爸爸與我們幾個孩子感情不錯 比我所知道的許多父子父女要好

我人生中能追溯的第一個記憶 就是跟爸爸一起的

我還記得那一年我四歲 媽媽去生妹妹 我在家裡哭 爸爸手忙腳亂地哄我 接著帶我去吃逛街、吃冰淇淋


上了小學 他會握著我的手 一筆一筆教我寫書法 (現在我也依樣畫葫蘆地 用同樣方法教兒子) 口琴與二胡也是跟著爸爸玩 (不過已大半還他老人家了XD) 我們全家一起邊吃飯邊看電視 他常指著歌手身後的舞群說: 「有人在背後跳舞,歌會比較好聽嗎? 為什麼不好好唱歌就好呢?」


我「沒」從爸爸身上學到的 遠比學到的多 例如《紅樓夢》他讀得滾瓜爛熟 我只看了一遍就沒再拿起 爸爸打一手好珠算 但他教的口訣我早忘得一乾二淨


那些年爸爸教我的事 我遺忘得太多了 尤其離家上大學工作之後 好長一段時間 人生只顧往前沒法往後 滿腦子工作,萬事擺一邊

直到孩子出生 也許是在孩子身上想起自己童年 也許是為了找個榜樣學習當爸爸 與爸爸相處的片段 才一一翻滾回記憶裡


謝謝魚頭這本《父子》 帶我再度走了一趟時光隧道 「任何一對父子同行,都是三人兩對。」 短短十來字,萬般滋味


 

書籍連結

1 次查看

相關文章

文/蔡鴻青(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) 最近讀完《師父的最後修練:創業者如何預見圓滿終局》,書中述說多位經營者將自己一手創立或管理的企業,交棒出去,然後自己永久離開企業的故事,心中非常感慨。 台灣產業界發展到今天,經營者如何「退場」,已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。不論是將公司出售,或是交班給第二代或專業經理人,很多企業都已到了不得不理解、面對與決定的時刻。如果提早規劃,也許會有較理想的退場機會,要是起步太晚,